跳至正文

突发奇想小短文:《手机》

发现手机拿不下来,是昨晚洗澡的时候。

平时我都习惯洗澡之前把手机放在浴室毛巾架上,方便随时拿手机回信息和切歌。但是昨晚手机放不下来了。没错,就像是涂了502一样,紧紧地黏在我的手上,而且我的手指也保持握持状态,根本没办法松开手机。

反复尝试还是不行,整个手都非常僵硬,而手机则牢牢地黏在上面,甩也甩不掉。行吧,我叹口气,倒也不碍事,就这么洗吧。

我举起右手,稍微注意一下飞溅的水,匆匆洗完。既然手机号称防水,那应该坏不了。

一边洗澡的时候一边想着,今天蹊跷的事情还真有一件。早高峰的地铁站里我要换乘,一边走一边拿着手机回女朋友的消息,突然有一个人匆匆跑过,结结实实地撞了我一下——本以为手机要飞出去了,结果没有,它牢牢地黏在了我的手上。呼,幸好。我当时心想。

现在想起来,只觉得奇怪,说不定那个时候手机就开始长在我手上了。

跟女朋友说起这件事情,她表示不理解。

“我手机拿不下来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,就是啊,你一直都拿着手机,吃饭上厕所睡觉都拿着手机。”

“不是这么回事,哎,算了,等过几天你出差回来自己看就知道了……”

躺在床上睡不着,手里的手机正在充电。想了想,还是去看医生吧。

在挂号那一步犹豫了很久。搜索“手机拿不下来挂什么科”,无果。划来划去看了很久,那就挂骨科吧。

“哪里不舒服?”戴着口罩的医生例行公事问我。

“我手机拿不下来了。”

“嗯?”医生抬起头,仔细端详我举起来的右手,我的手指弯曲紧紧地握着手机。

“你放松。”医生说。

他试图掰开我的手指,释放手机,但是不行,手机就像一个器官一样与我的手指纠缠在一起。

“这……”他摇摇头,“你去拍个片吧。”

X光那儿遇到了大问题。

“要拍哪个部位?”

“右手。”

“手机放口袋里。”

“手机拿不下来。”

“手机放口袋里,”护士不耐烦地重复了一次,“不然拍不了。”

“我就是手机拿不下来所以来拍片的。”我也重复了一次,不过护士不见得听懂了。

“手机拿下来,不然拍不了!”

我气呼呼地回去找医生。

“那试试做个手术,把手机拿下来。”医生的口气仿佛就是开包感冒药那么轻松。

我走出了医院。

我学着接受手机与我连为一体的事实,努力和这个新器官好好相处。

唯一的顾虑是——万一我要换手机呢?手机总是要更新迭代的呀!没事没事,我安慰自己,那我就手上拿两个手机,不碍事,总不能两个手机都粘住拿不下来。是吧?

真正的麻烦事是和女朋友做爱的时候。

平时用的都是右手,现在右手拿了手机,只好用左手上了,不过幸好左手也足够给力。

尽管如此,女朋友还是颇多怨言:“操我你也一直拿着手机,干嘛,一边做爱一边刷微博吗。”

“我也不想的啊,你不是知道我手机拿不下来了嘛。”

“哼……你之前也试过一边操我一边玩手机的。”

女友蠢蠢的脑袋瓜总是能记住不该记住的事情。

“那是……哎,算了,我们睡吧。”我退了出来。

明明出差了这么多天,见面应该干柴烈火地好好倾泻思念,没想到闹成了这个样子。我气恼地拿起手机开始刷笑话。

“你还在看手机!”她甩下这句话,就转过身去对着墙睡了。

算了,明天睡醒再去哄她吧。我这么想着,也闭上了眼睛。

“你还记得吗,我们刚谈恋爱不久的时候,”她突然开口了,声音在黑夜里变得很轻,“有一天我们要出门玩,一起把手机放在家里没有带出去。”

“是啊,”我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当然记得,我还记得回来之后发现根本没人找我们,哈哈。”

我转过身去,从后面抱住她,忍不住埋在她脖子后吸了一口。真香,是洗发露还是沐浴露呢,我说不清。抱着她让我感到很安心。

“我还特意往兜里装了10块还是20块钱,”她也噗嗤一下笑了出声,“想着要是路上看到什么好吃的可以买。”真是一只可爱的小馋猪。

“是啊,结果你什么都没有买,哈哈,因为全被我拦下了。”我在她的背上蹭蹭。

“那天天气特别好,风也凉爽,我们两个人就瞎走,一边走一边聊天,聊了有好几个小时吧?天呐我们话好多哈哈。”她的手握住我的左手,亲了一下我的手背,然后接着说,“具体讲了什么我倒是不记得了,你好像在提你的前女友?哼哼!”她捏了一下我的手指。

“哪有。”

“就有。”

不得不说她耍小脾气的时候还挺可爱的,我抱紧她。

“感觉我们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好好聊天了啊……”

“我们不是天天在讲话吗?”

“那怎么能一样,你总是天天拿着手机,跟你讲话都像隔着保鲜膜。”

“是吗。”

我仔细想了想,她说得没错,我基本上手机不离身,连走路吃饭都要一直看手机。其实也没有好看的,但是几秒不看,立马就会觉得浑身难受,有时实在不知道做什么好,也要解锁了在桌面反复划来划去。也许是那个时候开始,手机一点一点地长在了我的身上。

“对不起。”我摩挲着她的手。

“没关系,我也只是说说而已,我知道你很爱我。”耳边传来她温柔的笑。

“要不我去把那个手术做了吧,医生说可以把手机切下来。”

“别!横竖是个手术!我还是担心……没事,先就这样吧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我心里已经决定了明天睡醒要去医院预约手术。

抱着她闭上眼睛,迅速坠入梦乡。

第二天醒来,我迷迷糊糊地醒来,眼睛还睁不开。

朦朦胧胧间感受到女朋友的手轻轻地在抚摸我的头发,然后一个吻落在我的额头上。我睁开眼睛,用手抚摸着她睡得乱糟糟的头发。真可爱。

习惯性地找手机想看时间,猛然发现——手机掉地上了。

手机掉下来了。

看到掉落在床边的手机,我笑得停不下来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