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摩伊奥酒吧(八)

八、脑袋和尾巴

 

一个橘色的毛团出现在潘奕的床上。潘奕把几个枕头拨到地上,然后在李澄澄身边躺了下来,轻轻地闭上了眼睛。

李澄澄睡得浅,半夜车窗外有汽车鸣笛的声音,就醒了过来。猛地睁开眼睛,愣了好几秒,才想起来自己是在哪里。

潘奕手臂张开,搭在李澄澄身旁,她的棒球帽滑落在地上,露出圆滚滚的脑袋瓜,上面还能看到皮肤的小小褶皱。李澄澄大胆地往前迈了一步,靠近这颗光头,缓缓伸出猫爪,想用肉垫来感受一下这颗闪亮的脑袋是什么感觉……

“想摸吗?”

李澄澄惊得连退三步。

 

潘奕睁开了眼睛,在黑夜里她的瞳孔放大,略含笑意看着这只橘色的小猫咪。

“摸摸看吧。”潘奕把脑袋凑了过来。

好奇心害死猫,李澄澄伸出了期待的猫手——呃,这个手感跟想象中的不一样,本来以为是滑溜溜的光面,其实皮肤上有幼细浅色的毛发,不凑近几乎看不到。摸上去就像在摸一颗暖乎乎的桃子,手感还挺不错的。

李澄澄的爪子放在潘奕头上,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潘奕的后背,忽然,她敏锐的视线捕捉到有什么东西在潘奕身后动,本能地扑过去,发现那竟然是……一根尾巴?她按住这根灵活的尾巴,再三确认,没错,的的确确是长在潘奕身上的尾巴!简直跟自己同款,只不过上面没有毛!

李澄澄看了看潘奕,又看了看潘奕的尾巴,经历了今晚第二次瞳孔地震。

 

她也是猫?

没有毛的尾巴,她是无毛猫?

她为什么睡着的时候没有变回猫?

为什么自己闻不到她的味道?

她是不是发现了自己能变成人的秘密?

李澄澄有十万个为什么要问潘奕,不过她无法张嘴说话,只能发出一声急促的“喵!”,试图让对方主动交代。

“睡吧。”潘奕打了个哈欠,张开双臂想要把小橘猫抱在怀里。

“喵喵!”李澄澄再次发出尖锐而急促的声音,斥责潘奕想蒙混过关的态度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喵!”

“什么?”潘奕假装听不懂的样子,甚至皱起了眉头。

“喵喵!”

“你想说什么,要不你变成人再说一次?”潘奕把手撑在光脑袋下,微微笑笑。

 

既然确认了是同类,李澄澄也就稍稍放下了戒心。不过,要对付这只捉摸不透的无毛猫,她自然是留了一手。

“好了,”李澄澄一边说话,一边扭了下肩膀和脖子,适应人类身体。

潘奕望着“砰”一下出现在她床上的这个人,忍不住扶额。

李澄澄故意把脸凑过去,满脸坏笑地说,“怎么了,不喜欢吗。”

潘奕无奈地看着自己的翻版,说:“没新意,又是复制我的样子,下次再这样我要收版权费了。”

李澄澄得意地眨了眨眼睛。

“但是你有一点不像原版。”潘奕嘴角勾了起来。

“什么?”李澄澄露出不解的表情。

潘奕没有接话,而是伸出了舌头,李澄澄看到上面有一颗闪亮的银色珠子。

“舌钉?”她惊讶地睁开眼睛,盯着那颗平时藏在潘奕嘴里的隐秘珠子,微微张开嘴唇,稍稍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舌头,想象如果有颗舌钉在上面是怎样一种感觉……李澄澄还在想象的时候,猝不及防地被潘奕亲了上来——嘴唇和牙齿毫无防备,对方带着舌钉的舌头迅速入侵,找到柔软的舌头相互纠缠,不知潘奕是有意还是无意,舌钉上的珠子毫不含蓄地摩擦着李澄澄的嘴唇。这样柔软的触碰感觉好奇妙。

这个吻让气氛变得燥热,犁鼻器感受到空气里的外激素,是猫发情时散发出来的信息素。她脑子里乱糟糟地,现在是什么情况?自己明明还穿着潘奕的外皮,潘奕要和复制品交配吗!

 

交配?

猫的记忆力不好,毕竟猫的小脑袋瓜可不是用来记事情的。但有些事情,李澄澄偏偏没法忘记,例如第一次交配。

春天一个夜晚,一只6个月大的小橘猫,独自出门捕猎。夜风温柔而凉爽,小橘猫慢悠悠地贴着马路牙子走,时不时窜进草丛里扑虫子。当她发现自己被那只公猫盯上时,已经太晚了。对方体型比自己大得多,把小橘猫堵在了角落无处可逃。他扑上来,从后面咬住她的脖子,然后带刺的阴茎直接刺入了她的身体——剧烈的疼痛让她一声一声地大叫,但是被压制住后根本无法反击。幸好整个过程只有十秒钟不到,那只公猫拔出来后就立刻仓皇逃走了。

交配。

 

性交、上床、做爱、啪啪……人类用花样众多的名字来指代交配,尽管李澄澄没有亲自尝试过人类的性爱,不过同为哺乳动物,大概也就是把什么东西插进身体里,达到繁衍或者泄欲的目的吧。

交配。

 

李澄澄像个木头人一样,两手垂在身侧。既然没有办法反抗,那就闭上眼睛吧。希望很快就能结束。她心里这么想着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