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摩伊奥酒吧(五)

五、李澄澄的梦

 

洗澡?李子眠并不想去洗澡,一想到要站在淋浴头下把自己打湿再甩干,整只猫都是拒绝的。她并没有接话,起身下床,捡起地上自己的衣服,准备找个借口离开,她要趁李澄澄忙到崩溃之前赶回去。

“你要走了吗?”施霏霏从后面抱住了她,温柔地说。

“对。”李子眠不敢转头,害怕碰上对方的眼神。

“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。”说着施霏霏的手指跳着芭蕾舞,从后面跃到李子眠的乳尖。

“李子眠,子夜的子,睡眠的眠。”

“我们该睡了,”施霏霏说着,圈住李子眠的手臂一用力,就把她扑倒在床上,施霏霏看着李子眠那璀璨的绿眼眸,柔柔地说,“小猫咪。”

“你叫什么?”

“施霏霏,淫雨霏霏的霏霏。”

“真名?”

施霏霏笑了起来,“怎么了,我看起来像是会用假名欺骗小女生的人吗?”

“只是问问而已。”

“小猫咪,不要走。”

她的声音让人无法拒绝。但是李子眠知道自己如果留下过夜的话,睡着之后立马就会变回猫,昏昏欲睡的时候身体无法维持人形,可能自己还没睡着,对方就会发现怀里的女人变成了一只奶牛猫——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李子眠从来不过夜,这次也不例外。

“再见。”李子眠起身,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她们像热恋的情侣一样抱了一会,吻别的时候那么认真,尽管都心照不宣这只是露水情缘。

 

 

摩伊奥酒吧里热闹非凡,今晚生意出奇地好。

“嘿。”李子眠露出大大的笑容,像没事一样跟李澄澄打招呼。

李澄澄张嘴露出两颗小尖牙,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生气地低吼,“滚回来了啊你。”

李子眠不想去惹这只小老虎,夹着尾巴赶紧跑去干活了。

 

清晨五点左右,李子眠和李澄澄终于可以坐下来休息。

“呼——”李子眠伸了个懒腰,“昨晚简直疯了,我恨不得四条腿跑起来!”

“得了吧你,见缝插针地去寻欢作乐。”这只小橘猫又要变成怒气冲冲的小老虎了。

“辛苦啦!你好好休息,今天卫生我包了!”李子眠拍拍胸脯。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李澄澄笑了起来。

“欸,我说,你做爱的时候,是怎样的?” 李子眠压低声音问。

“交配的时候?趴下,把屁股翘起来啊。”

“我是说……和人做的时候。”

“……差不多也就那样吧。”李澄澄糊弄了几句,其实她从来没有试过和人类做爱。

“那你的身体会有什么不一样吗?”

“怎么突然对我的身体这么感兴趣,”李澄澄瞪了眼李子眠。

“我只是觉得很奇怪,昨晚我的人类手指突然变得又尖又长,还刮伤了对方。”

“你操她的时候?那个白西装的苦橙花?啧啧啧,我就知道昨晚你突然消失一定是跟她共度良宵去了。”

“不是刮伤下面,是抓伤了她的背。”李子眠叹了口气,虽然对方说没关系,但她自己还是觉得很抱歉。

“这次是指甲,该不会下次你做爱的时候尾巴也会长出来?哈哈哈哈……”李澄澄不厚道地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她伸了个懒腰,呢喃地说了声“好困”,就闭上了眼睛,转眼间凳子上就出现了一只小橘猫,卷成一团睡着了。

 

李澄澄做了个梦。按理说猫是不会做梦的,但是她就是做了个梦。

梦里她迷迷糊糊地感知到自己变成了人,只不过看不清样子。她屁股高高地翘起,胸贴在地上,双手被绑着放在背后,有什么东西进入了她的身体,接着快感遍布全身,她颤抖着张大嘴巴,发不出一个声音……最后她被人从后面拥入怀中,熟悉的木兰花和葡萄柚的气味萦绕着她,她安心地闭上了眼睛。

李澄澄睡得浅,睁大眼睛的时候,看到李子眠已经搞好店里的卫生了,正站在门口等吴森。李澄澄从凳子上跳下来,走到李子眠的身边,用头碰了碰李子眠的腿,算是打过了招呼,然后走到了外面去。

李子眠看着这只慢悠悠走到马路边的橘猫,忽然闪过了一丝丝好奇,白天的李澄澄究竟都在哪里,在做什么呢?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