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摩伊奥酒吧(三)

三、摩伊奥酒吧

 

晚上临近8点的时候,吴森把店里打扫好,然后往门口看了好几次,嘴里喃喃道,“今天怎么还不来。”

李子眠从咖啡店后门走到小巷子里,确定四下没人后变成人形——二十多岁齐肩短发的女孩,黑色牛仔裤和白T恤。除了那双浅得发绿的眼睛和随光线变化大小的瞳孔,几乎看不出来有什么异样。她活动了一下躯体,慢慢地往前走了几步,让自己适应直立行走。

 

“Hello!”变成人形的李子眠从前门走进店里,和吴森打了个招呼。

“你再不来我就要锁门走了,”吴森继续絮絮叨叨,“我卫生都搞好了,明天早上我可能晚点过来……”交代完了之后,吴森解下围裙,四处张望,“欸,奇怪,猫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。”

李子眠笑笑,“好了好了,你回去吧,要是晚上猫回来了,我帮你喂她就行。”

 

逢源路126号,晚上8点多,有个新的灯牌取代了咖啡厅——“摩伊奥MIAO酒吧”。逢源路这里地段极好,租金很贵,所以这家店白天是咖啡厅,夜晚是小酒馆。李子眠白天作为店猫在睡觉,睡饱了晚上变成人来经营酒吧。

还在准备营业的时候,有人把门口“close”的牌子翻到另一边,走了进来。李子眠在摆桌子,闻到李澄澄的味道,头也不抬地说:“来晚了啊,澄澄。”

 

李澄澄没有接话,而是走到李子眠旁边的桌子前,双手撑着桌子,微微弯腰露出胸前性感的春光,用极尽魅惑的语气朝李子眠说:“Hey~”

李子眠看着这个金发大波浪的美女,烈焰红唇,妩媚蓝眸,一笑就能勾魂……她面无表情地说:“澄澄,你这样我们这里会被查水表的。”

“哼,”李澄澄气呼呼地瞪了她一眼,“哪像你啊,每天都变成一样的人,没意思。”

“你是气愤自己不能换花色,所以才天天都要捏不一样的脸吧?”

她们是同胞姐妹,澄澄的原型是一只橘猫。“当橘猫真没意思,一条街起码有10只一模一样的橘猫。”李澄澄小声嘟囔了一下,走到吧台后面戴上她的粉丝蕾丝围裙,转身在荧光板上写今日特色菜单。

“搞掂。”李澄澄放下笔。

“玛丽莲梦露鸡尾酒……”李子眠看着荧光板念了出来,“什么?199一杯?李澄澄你也太狠了吧。”

李澄澄双手撑在吧台上,微微眯着那双浅蓝色的眼睛,她的眼睛像猫儿般妩媚又撩人,娇艳的红唇微启,笑着一字一句地说:“怎么了,我调的鸡尾酒不值199吗?”

“……那你打算这么调这个‘199玛丽莲梦露’?”

“还没想好。”李澄澄俏皮一笑,走去洗杯子。

 

李澄澄白天的时候到处浪,找地方碰瓷睡觉,晚上变成各色各样的妖艳美女来和李子眠一起经营酒吧。虽然李子眠对她过于显眼的外表颇有微词,但是也不得不承认李澄澄确实很有经营头脑。要是吴森能学着点,他咖啡厅的生意就不至于这么惨淡了吧。

 

李子眠走到吧台后面,蹲下来,找到自己白天藏起来的那个绿色的耳环。

“哟哟哟,哪里来的闪亮亮小东西?”

这只橘猫的眼睛真厉害。

李子眠下意识地把耳环攥在手里,然后敏捷地后退好几步,“你看错了。”

对一只猫说“你看错了”,真是一个蹩脚的借口。

李澄澄笑笑,并不理会她的小把戏。

 

店里逐渐热闹起来,而且今晚的客人特别多,李子眠一路小跑着在客人中间穿梭。

“199的那个,再来3杯。”

“怎么样,”李澄澄挑了挑眉,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,“我的菜单不错吧?”

李子眠白了她一眼,然后转过身去,看到了施霏霏。

 

在纷繁复杂的酒味、烟草味中,李子眠闻到了苦橙花的香气。她不动声色地笑了笑。

施霏霏愣住了几秒,显然是没想到白天那个冷冷清清的咖啡厅晚上会变得灯红酒绿。她走到吧台面前,对着李澄澄说:“请问一下——”

“嘿。”李子眠快步走上来,挡在了施霏霏和澄澄中间,“怎么了吗?”店里音乐放得很大声,所以讲话的时候李子眠跟施霏霏贴得很近。

“白天的时候我来过这里……请问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耳环?”

“这个吗。”李子眠打开手心,里面躺着早上那只绿色耳环。

“对!谢谢!”施霏霏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,“幸好没有弄丢。”她从李子眠的手上拿过耳环,小心翼翼地放到包里。

“不客气。”

李子眠的眼睛看着施霏霏,她还是穿着早上那身白色西装,只是束起来的长发披散了下来。

“为了表示谢意,我请你喝一杯?”

“那就2杯‘玛丽莲梦露’吧,”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李澄澄这时候突然插话了,“这是我们今晚的特色噢。”她朝李子眠眨了眨眼。

李子眠回头,对李澄澄做了个“滚”的嘴型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