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摩伊奥酒吧(十五)

十五、漫长的一夜

 

“我要走了,拜。”李澄澄不想再继续和潘奕纠缠,反正在她这里自己得不到有意义的答案。她身子往后动了一下,试图挣脱潘奕的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,但是没什么用,潘奕并不打算放开她。

“你想怎样,喂!”李澄澄加大了音量表示抗议。

潘奕依然盯着李澄澄,过了好几秒,嘴角上扬,笑着说,“别走嘛小橘猫,”她渐渐地加大了手上的力度,一字一句地说,“况且你也走不了,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让你离开。”

李澄澄感觉到气氛不对劲,她瞳孔逐渐放大,下意识地变回原型。橘猫耳朵贴近头部,压低身子,弓起背部,浑身的毛都竖起来,并且出于本能发出警觉的低吼声。

“你炸毛了。”潘奕伸出手,想要触碰这枚炸弹。

李澄澄的耳朵竖了起来,肌肉紧张,一边低吼一边后退,做好了随时进攻的准备。

“这里有158个罐头,足够吃很久,不要走。”

橘猫锋利的指甲亮晃晃地伸了出来,她微微张开嘴,低声嘶吼着,扑向对手——可惜了,对方也是一只同样敏锐的猫。潘奕的动作非常快,而且借着人类体型较大的优势,一下子就躲过了李澄澄的攻击,顺利捏住了她的后颈。出于本能,被捏住死穴的李澄澄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,尾巴也乖乖地夹了起来,只有四个爪子还不死心地缓慢一张一合想要抓挠,可惜潘奕的手臂长,目标对象不在自己的射程范围内。

李澄澄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安与恐惧。明明这个人上一秒还抱着自己哭得梨花带雨,还因为云雨之欢而在自己身下动情地呻吟,现在竟然摘下面具变成了绑架犯……潘奕的脸在半明半暗中,冷峻的线条在光影中让她仿佛成了一座大理石雕像,不像是人,也不像是猫。

“我以为橘猫脾气都很好呢。”

“你究竟想怎样。”

“饲养你。”

“我不需要被饲养,也不想要被饲养。”

“那,驯养你,收养你,领养你?”

“没有一只猫可以收养另一只猫。”

“我不在乎。”

潘奕笑了笑,把李澄澄放了下来,但是她的手依旧死死地抓着李澄澄的命脉,李澄澄被迫昂起头,露出小小的獠牙。

“好了好了小猫咪。”潘奕用另一只手想摸李澄澄的小尖牙,没想到却猝不及防被咬住了手指——猫的咬合力惊人,可以轻松地咬断人类的手指,但不知道为什么,李澄澄并没有使出全部力气,不过这足以给潘奕一个狠狠的教训。“啊——!”潘奕痛得叫了出来,她提溜起橘猫,把流着血的手指抽了回来,然后张嘴,一口咬在了橘猫的耳朵上。“喵——!”这回轮到李澄澄大声惨叫了,猫的耳朵是极其敏感的位置,而被狠狠地咬耳朵无异于对方在宣示自己的强势地位。

李澄澄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体型劣势,不变成人的话她几乎毫无胜算,于是她想都没想就披上了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人皮——她变回了刚刚那个丰唇性感的混血儿美女。

潘奕看着自己手里的小猫消失了,而故人的脸又出现在眼前,不禁愣了一下。趁着潘奕发愣的时机,李澄澄跳下床,往唯一的出口大门跑去。可惜,就连变成了人,李澄澄的体型都无法占优势:她还没跑几步,就被人一把拦腰制住。两个人倒在地上,扭打在一起。

几分钟后,李澄澄的手被潘奕用力压着按在地上,上半身几乎都被钳制着,无法动弹。

“小猫咪,认输吧。”潘奕的声音带着胜者的得意。

李澄澄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因为刚刚的打斗而面色潮红。愤怒、恐惧、羞耻、仇恨……各种各样的情绪冲击着她的大脑,让她无法冷静地思考。

“你现在的样子很性感,”潘奕低下头,一点点地靠近李澄澄的脸,然后用嘴唇轻轻地触碰她的眉毛,眼睛,脸颊,“让我很想要。”

空气里的外激素愈发浓烈。李澄澄瞳孔放大,暗自打算盘,如果潘奕像之前那样抓着自己的手放到她下面的话,自己一定可以狠狠地复仇——她等待着这个绝妙的时机。

可惜事与愿违。

潘奕把李澄澄的双手举过头顶,一只手压住,另一只手伸到嘴里舔了舔手指,然后往下探去。

被进入的时候整个身体都在抗拒,强烈的痛感让李澄澄无法思考其他。好痛……李澄澄感觉眼泪都要流出来了,她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吼。

毫无前戏,毫无预兆,只是单纯的发泄,宣示主权,彰显胜利。比下体更痛的是耻辱感,这是李澄澄变成人形那么久都未曾领悟过的痛。她的双手停止了挣扎,甚至顺从地闭上了眼睛,祈祷着这一切尽快结束……

柔软而温热的嘴唇吻在李澄澄湿润的眼角。潘奕没有讲话,她的手指进去之后并没有动,意识到李澄澄的消极反抗后,手指按兵不动,接着另一只手松开了她的手腕。双手重获自由,李澄澄睁开眼睛,呆滞地看着潘奕,并没有尝试逃跑或者反抗。

潘奕的身体往后退,用牙齿把李澄澄的裤子往下咬。潘奕看到门前生长着橘黄色的毛发,甚是可爱。轻轻拨开,毫不费力地找到阴蒂,用舌头在上面打转。

“唔——”一种奇妙的感觉逐渐蔓延,甚至弱化了刚刚撕裂般的痛感。本身灵活柔软的舌头就足以带来舒适而愉悦的快感,而舌钉上那颗金属珠子则有意无意地加重了刺激,多层次的快乐从那个小小的点传遍全身……

潘奕把手指退了出来,直起身子,把手指放到嘴里含着,然后又拿出来舔了舔。李澄澄依然在喘气,只不过这次不是因为扭打。

“小东西,下次别咬我的手指了,”潘奕看了一眼李澄澄的小尖牙,“至少不要咬左手中间三根手指。”

李澄澄有点搞不清楚状况。结束了?是手指受伤所以停了下来吗?不过明明自己咬的伤口不深,而且也只咬了中指啊……不对不对,难道还要她更进一步?自己竟然在期待?李澄澄心乱如麻,她读不懂潘奕,也读不懂自己。

“我可以走了吗。”李澄澄的声音很小。

“天还没亮,天亮再说吧。”

潘奕打了个哈欠,然后把李澄澄从地上抱起来,丢到床上,抱着她把她禁锢在怀里。

“晚安。”

这一夜真漫长。李澄澄心想。等她一睡着自己就马上变成猫,然后悄悄地从门口出去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