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摩伊奥酒吧(十四)

十四、未结束的一夜情

 

李澄澄再醒来的时候,感觉有点喘不过气……怎么回事!这个光头竟然把自己当枕头了?李澄澄把小心地身体抽了出来,回头一看,潘奕的脸颊上还挂着好几根橙色的猫毛。

加巴喷丁的药效已经完全消失了,李澄澄在床上伸了个懒腰,活动了一下四肢,感觉无比舒畅。潘奕也醒了,眼睛睁得圆圆地,身后的尾巴尖轻轻地甩来甩去。

“喵喵。”李澄澄跟潘奕打了声招呼,告诉她自己要走了。

“还早呢,别走嘛小橘猫。”

“喵喵喵喵喵。”李澄澄说,爱也已经做了,一夜情也该结束了吧。

“既然是一夜情,那起码得过完这一夜,现在还早呢。”潘奕又在耍赖。

“喵喵喵。”李澄澄说,自己得走了下次再约。

“也不是我不放你走啦,”潘奕用手撑着脑袋,眯起眼睛说,“我只是想给你个温馨提示噢,对面住了个虐猫狂,他在楼道里放了好多诱饵和陷阱,惨死在他手下的猫不计其数,而且听说他钟爱橘猫,你要是这么走出去……指不定连这儿大楼都出不了。”为了增强气氛,潘奕故意用一种阴森森的语气来讲话。

“喵!”李澄澄说,不许胡诌!

“不是我乱说,诶,小橘猫,好心奉劝你一句还是先变成人形,安全点。”

“喵?”

“要不,你变这个吧。”潘奕笑嘻嘻地掏出了手机,划了几下找到一张图片递到李澄澄面前。

手机还没靠近李澄澄就看清了上面的图片——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!她一个猫爪过去直接把手机拍掉。

“喵!喵!”李澄澄怒斥老色痞。

“别那么凶嘛,要不,这个也行……”潘奕捡起手机,往右划了一张,贼心不死,试图再递过去。

“喵!”李澄澄看也不看直接拍掉,这一次气得背上的毛都竖起来了。

“欸,你这只小东西怎么这么凶,”潘奕耸耸肩,“要不,变这个吧。”

潘奕又把手机递了过去,这次李澄澄瞄了一眼,竟然是个挺正常的女孩子。行吧。

潘奕面前出现了照片里的女孩子——黑色短发及肩,若是只看眉眼大概只是个过目既忘的路人甲乙丙,偏偏她长了双丰满性感的厚唇,添了几分异域风情。穿了件宽松的灰色T恤,坐在床上,昂起头来看着潘奕。

李澄澄心想,捏了这个脸走出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,看来潘奕也并不是只会出馊主意。她正想感谢潘奕,还没张嘴,对面这只1米78的无毛猫竟然红了眼眶,接着大滴大滴的眼泪毫无预兆地砸落在床单上……

她哭了?李澄澄手足无措,怎么这只猫这么情绪化?前一秒不还笑嘻嘻的吗!

“你哭了?”

“没有,”潘奕用手背擦了一下眼泪,“我的眼睛掉小珍珠了。”

“……”一边哭还要一边开玩笑,这只猫真是让李澄澄摸不着头脑。

潘奕把李澄澄抱在怀里,在她怀里抽噎,无数小珍珠落到李澄澄肩膀上,打湿了她的衣服。李澄澄从来没有见到这么多的眼泪——毕竟猫的泪腺从来都不是用来表达情绪的。她不懂为什么现在这个外皮能让潘奕失态,但是潘奕把自己抱得那么紧,就像稍稍放松自己就要消失一样,李澄澄能感受到这份沉重的情意。也许这个外皮曾经属于她很在乎的人吧。

“你还好吗?”李澄澄一边想着人类怎么能够产生这么这么多的泪水,一边担心眼泪鼻涕让潘奕窒息而死。

潘奕松开了李澄澄,她抓着李澄澄的肩膀,定定地看着她的脸,仿佛透过李澄澄,看到了曾经的故人。

“所以她是谁?”

“别问,问就是爱过。”

潘奕现在这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样子,虽然很不厚道,李澄澄觉得还挺滑稽的,她控制住自己想笑的冲动,继续追问:“她现在在哪里?”

“死了。”

“真的?”李澄澄惊讶地睁大眼睛。

“假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想知道为什么我睡着的时候不会变回猫吗?”潘奕突然转了话题。

李澄澄点了点头。

“让我操你,我就告诉你。”潘奕一本正经地说。

“……”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