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摩伊奥酒吧(十三)

十三、润发大厦

 

“对,就是这里,靠边停就好了,谢谢师傅。”

“叮!”

楼层显示“31”,电梯门缓缓打开。李子眠走出电梯,左拐进入一片漆黑的楼道。润发大厦本身是商业大厦,混杂分布着一些名字暧昧的小公司和不正规的出租公寓。李子眠的身影惊扰了头上的感应灯,老旧的灯拼命闪烁了几下后,始终没有亮起来。

李子眠继续往前走。这么远吗?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。不过这段路上次是跟着施霏霏一起走的,两人几乎火热得要在走廊里就进入正题,所以李子眠并没有留意实际的周遭坏境。想想也是,本来以为只是一段露水情缘,李子眠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又遇见她。

 

3108。

李子眠还没靠近就已经听到了争吵声,用的是一种她不认识的方言,她听不太懂。站在门口,李子眠按下了门铃。

“叮咚——”

死寂的走廊被尖锐的门铃声划破,就连里面的争吵声也似乎受到了惊扰一样,戛然而止。过了好久,有个女人来开门了。

“找谁。”女人穿着白色的家居服,脸色很臭,整个身子挡着门,对面前的不速之客毫不掩饰嫌恶之情。她的短发挑染了几缕显眼的紫色,莫名让李子眠想起那根紫色的震动棒。

“施霏霏。”

“她不在。”话还没说完,就“砰”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
李子眠冷静地抬手,再次按门铃,这次她并没有松开,急促的门铃声在空旷楼道里一遍又一遍地尖叫,直至房门再一次被打开。

“你是不是有病!”

女人的愤怒已经达到极致,但是李子眠这一次直接推开了她,走进屋子里。

她要找的人赤裸着上身坐在沙发上,鸭舌帽和染血的白T恤丢在一边,旁边还散落着一些绷带和药瓶。右肩膀有大片的血迹,感觉像是利器所伤,虽然看着吓人但所幸伤口不深,并不致命。施霏霏正在尝试用左手给自己缠绷带,她抬头看了一眼李子眠,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“喂!滚出去!”门口的女人这时候也冲了过来,用力推了一下李子眠。

“梓莹,不用管她,”施霏霏开口了,她转向李子眠,声音因为疼痛而微微发颤,“你来干嘛?”

付梓欣对施霏霏的话置若罔闻,更加大力地又推了一次李子眠,“听到了没有!给我滚出去!”

李子眠低头,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施霏霏,她的左手抱在胸前按压着右肩膀,上半身因为疼痛而上下起伏。李子眠俯下身来,看了一眼“怎么又受伤了”,她用嘴亲了亲施霏霏,极快地说,“我来拿我的bra,上次落在这了。”

“你这次玩这么大?鸡都跑家里来啦?”身后的付梓欣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立马开始口无遮拦地问候家人,“你也滚,都滚出我的房子!”付梓欣盯着施霏霏,脸狰狞得就像盛怒的鬼怪。

“看来你今天有点忙,我下次再来拿好了。”李子眠笑着又亲了一口施霏霏的脸颊。“嘶——”大概是不小心碰到了她的伤口,施霏霏往后缩了缩。李子眠起身,看也不看付梓欣,直接走了出去。

“砰!”房门再次被关上,楼道里的感应灯挣扎着总算亮起,须臾又熄灭。吵架的声音传了过来,大部分是付梓欣在猛烈开火,施霏霏只是偶尔低声回两句。李子眠倚着墙壁,并不着急离开。脑海里思绪纷飞,她想起了那个倒在血泊里四肢修长的男人,转而画面又成了死在车轱辘下血肉模糊的大块头。

没等多久,3108的门就又重新打开。施霏霏走了出来,她身上披了件外套,看到李子眠还站在门边,有点诧异。

“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。”施霏霏像是对着李子眠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。

李子眠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。

 

“你会开车吗?”

李子眠摇了摇头。

施霏霏吃了止痛药,但似乎药效不足以让她冷静地握方向盘,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,又不方便叫出租车,想了想,还是让李子眠坐上了驾驶位。

“轻轻地踩这个,这个是方向盘,跟着导航走……”施霏霏交代完之后就靠在副驾驶位的椅背上,把生命交给了这个第一次开车上路的陌生人。

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,除了施霏霏偶尔会让李子眠开慢点。李子眠没有开口提自己无意中撞见的那个血泊里的男人,施霏霏也没有提李子眠闯到家里让付梓欣口吐芬芳的闹剧。

李子眠确实是第一次开车,但是自动挡小汽车开起来并不是特别复杂,夜深了路上车不多,再加上猫天生的反应速度让她总是可以预判路上的危机,最后总算安稳跟着导航来到了目的地。

酒店前台的小妹匆匆扫了一眼两人,“没有双床了,只有大床。”

“大床。”

“有电话吗?我想打个电话。”李子眠补了一句。

“房间里有。”

 

施霏霏坐在雪白的床单上,终于是撑不住,卧倒在床上,外套顺势滑落,胸前春光尽显。

“我打个电话,”李子眠拿起座机听筒,“喂,是我,李子眠,可以过来一下吗,龙华路口那个酒店……对,好,嗯,那就行,”正要挂机的时候,李子眠匆匆补了一句,“让你手下那个能干活的女孩子过来,刚毕业的那个。”

“怎么了,”施霏霏躺在床上,半眯着眼睛露出坏笑,“能干活的女孩子……三人行?”

李子眠没有理会施霏霏,站起来解释了两句,“一个信得过的医生,等下她来帮你处理伤口。”李子眠准备离开,今晚这事她管得够多了,自己从来不是什么多管闲事的人,况且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解决……

感受到李子眠的去意,施霏霏撑着坐了起来,“小猫咪,陪陪我。”

李子眠转身,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,在额头上亲了一下,“好好休息。”

 

酒店走廊里厚重的地毯消融了李子眠的脚步声,她加快了脚步往外走。李澄澄啊李澄澄,你可不要被剥皮了!

一只小动物的身影出现在夜色中,咻一声又消失在路边的树丛里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