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摩伊奥酒吧(十一)

十一、猫和人没什么不一样

 

潘奕平时上班的24小时便利店其实离逢源路不远,可惜李子眠走的是反方向,于是完美地错过了。

夜风如丝,吹拂着白色间黑色的毛发,心里感到无比畅快。她继续往前走,来到了胜利路和光明街的分叉口。本想继续往前走,但是夜风突然带来一股血腥味,和清冷的空气交织着钻进鼻子里——猫对这个气味尤其敏感,好奇心让李子眠想都没想就追寻气味的来源,一下子拐进了光明街。

那是一条小巷。夜晚到了这个钟点,巷子里没什么行人。愈往前走,血腥味就愈是强烈,才走了几步,她就发现了味道的来源——一个四肢修长穿着花衬衫的男人躺在地上,鲜血从他的胸口一直往外流。男人旁边还有一个人,站在一旁盯着地上的男人,头上戴着鸭舌帽,帽檐压得很低,正好站在路灯下的逆光位置,看不清模样,倒是长得很瘦,甚至瘦得过分。鸭舌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,微微弓着身子,左手紧紧地按着右肩膀,那里明显有伤口,现在已经被血晕染浸湿,在宽松的白T恤上显得很刺眼。鸭舌帽蹲下,盯着地上男人的脸看了几秒,似乎确认他已经死亡之后,用左手勉强掏出手机,拍了张照片,然后放回兜里。

李子眠半个身子躲在垃圾桶后边,眼睛盯着鸭舌帽的一举一动。她有点不知所措,像是不小心撕开了他人的疤痕。

鸭舌帽抬头,眼神缓缓移动到李子眠的方向——李子眠整只猫像是被冻住了,无法动弹,呆呆地定在原地。鸭舌帽并没有走向这只瘦小的奶牛猫,也停在原处,似乎在想什么事情。一人一猫仿佛都被吸入了万籁俱静的静止时空。

过了好一会,鸭舌帽才一步一步慢慢地挪动,靠近停在一边的蓝色小车,拉开车门,坐了进去。

车子启动,离开。

哪怕鼻腔里都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,李子眠还是能闻到苦橙花混合兰花的香气。

李子眠又看了一眼地上的那个男人,他就像一袋不可回收垃圾一样被人丢在了路边。生命逝去后的肉体卑微如蝼蚁,在这一点上,猫和人没什么不一样。

 

她从垃圾桶后边走了出来,用直立的双腿。走出小巷子,来到大马路边,拦了一辆的士,坐了进去。

“坐稳了啊,姑娘去哪?”

“有一栋很高的楼,旁边有个广场,挂着一片蓝色的灯,附近能看到市标塔的。”

“您说的是润发大厦?”

“应该是吧,就去那里。”

李子眠靠在椅背上,闭上了眼睛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