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突发奇想小短文:《冬眠》一

《冬眠》一

 

1.

最近的新闻谈论的都是同一件事情:“百年最冷2121年”、“地球大冰期”、“百年极端严寒天气再度出现”、“冰河时代最冷寒冬”……诸如此类的报道比比皆是。

针对这样的天气,冬眠期比往常提前了整整一个月,从今年的11月1日开始,到明年2月1日正式结束,这段时间里整个国家的民众都将会睡在冬眠舱。冬眠舱的出现是十几年前的事情,逐年加剧的低温天气让国家不得不做出强制性全民冬眠的决定。

“请提前预约您的技术人员对冬眠舱做好基础检查……”新闻主持人也不忘反复提醒大家对冬眠舱进行例行检查,毕竟在冬眠舱里再也醒不来的事故每年都有发生。

我一口气喝完杯里的意式浓缩咖啡,这才想起今晚零点就要开始冬眠了!不过这只是一杯咖啡而已,总不至于让我失眠吧。我笑笑,随手把杯子丢进洗碗机。

2121年11月1日零点,我在冬眠舱里闭上了眼睛。

 

 

2.

我睁开眼睛,迷迷糊糊地打开冬眠舱。

今年的冬天怎么感觉那么短暂,一眨眼就过去了。我伸了个懒腰,走去倒了一大杯水,咕嘟咕嘟地喝。喝完水清醒了,才觉得有点冷,都春天了还这么冷吗?

……不对!

我抬手看了下时间,现在还是冬天,外面依旧刮着凛冽的暴风雪,距离我进入冬眠舱只过了半个月。

我的脑海里忽然响起新闻主播说的“请提前预约您的技术人员对冬眠舱做好基础检查……”该死,我已经好几年没有维护过冬眠舱了。反正一直都没有出现问题嘛,那今年大概也不会有什么问题的……当时这么想着,才安心地闭上了眼睛。

算了,我耸耸肩,走去又接了一杯水开始喝,想想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见过冬天了,每年都在这时候按下暂停键,今年既然非自愿醒来了,那干脆过个冬天吧。整个国家都睡着了会是怎样的奇观?现在我终于有机会亲眼见见了!

我换上御寒系数最高的装备,兴冲冲地打开家门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3.

这也太太太太太太太冷了吧!

我本意是想走到距离家5分钟路程的咖啡店,没想到才走几步就浑身发抖,在风雪中我就像一根单薄的稻草。记忆里关于冬天的一切都复活了,入骨的严寒密密麻麻爬上我的全身,冰雪中的我就像一个不自量力的可笑蝼蚁。

我低低地骂了一声,犹豫着要不要立即折返回家。一转身,我看到了街上的巡逻AI警察,现在它正一步一步向我靠近。

“请出示你的证件。”

我调出我的证件让它扫描。奇怪,这个AI警察的声音怪怪的。

“你是T市居民?”AI警察的声音有些惊讶。太奇怪了,这个机器人的音调竟然会有感情色彩。

“对。”我闷闷地说了一声,思考着待会它是要把我扭送到局里还是怎样。

“跟我来。”

它带着我走了另一条路,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房子里。

一进门我就闻到了浓浓的咖啡香,这大概是个休息站,里面有好几个穿着制服的人正在一个大餐桌旁闲聊,看到我们进来,都齐刷刷地盯着我。

我身旁的AI警察把头盔摘了下来,走过去餐桌那边一一跟他们打招呼。齐耳的黑发,弯弯的眉眼,厚而性感的嘴唇……原来她不是AI机器人!我心里惊呼,冬天的巡逻警察竟然是人类?

她向我走了过来,神情认真地说:“所以你究竟为什么会在冬眠时期穿着御寒系数只有3的衣服一个人在街上乱走你难道不知道这相当于自杀吗。”

这么长的句子她竟然一口气说完了,令人印象深刻。

“我……我的冬眠舱坏了。”明明是陈述事实,不知道为什么在她面前我却忍不住心虚。

“联系了紧急抢修的技术人员吗?”

“嗯。”我毫不犹豫地回答,这一下我心虚得更加彻底了。

“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进行维修?”

“……好像是要一周。”我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“一周?技术部门怎么回事,修个冬眠舱也需要这么久吗。”她微微皱起眉头。

“我记错了!好像是说3天内给我弄好。”我试图用笑容来掩饰自己的心虚。

“行吧。”

呼,幸好她没有主动联系检修人员,不然我就要惹上大麻烦了。我看到她衣服上的胸牌,上面写着“艾比”。

“你住哪里?”艾比继续问我。

“xx街xx号。”

“那个区域内还没开通safe winter plan,”她皱了下眉头,像是自言自语。想了想,她抬头对我说,“凯莉,”她叫着我的名字,“你跟我来。”

 

 

4.

“这几天你先待在这里,你那边不适宜居住,等冬眠舱处理好了,你再回去。”艾比讲话的时候总是一副不容置否的语气。

“好。”

问都没问就把我带来她家里,我在心里悄悄表示了不满。不过她大可以把我交给其他警察处理,甚至以违反冬眠的名义强制将我送去拘留……看在她没有追究我乱跑的份上,我就不计较那么多了。

艾比的家整齐得过分,从进门的拖鞋到橱柜上的碗碟,每一样东西都井然有序整整齐齐地摆放着。整个屋子干净整洁得就像博物馆,而不像“家”。我在玄关处学着她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把我的鞋子摆好,鞋头与其他鞋子方向一致。

一个强迫症警察,大概率是处女座。我狭隘地下了定论。

艾比从冰箱里拿出两盒速冻食品,丢到微波炉里。

“冬天就只能吃这些速冻食品了,随便吃吃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坐在餐桌前,好奇地左顾右盼。这时我留意到桌子上放着一张照片,艾比搂着另一个女孩,笑得很灿烂。看相片背景,不像是在T市。

“你女朋友吗警官?”

“叫我艾比就好。”

“你女朋友吗艾比?”

“……不是。”她转身打开微波炉,没有接着往下说。

“番茄意大利面?”

“对。”

“闻着不错,”我笑笑,抬起头看着她说,“有咖啡吗?”

“……没有。”

“浓缩咖啡也没有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她砰地一下把叮好的意大利面放到我面前。

希望她没有后悔把我领进家门。

 

 

5.

艾比家只有一张床,我还没开口她就直接说:“你睡沙发。”

我才不想去睡床呢,毕竟我可不知道怎么把床单整理到连一个褶子都没有。睡沙发的话,只需要把那几个抱枕放回原来的地方就可以了,还算简单。

室内其实很温暖,所以我只穿了一件薄薄的卫衣和长裤。躺在沙发上睡着睡着甚至有点热,索性把卫衣脱了只剩下一件背心。也许是刚从冬眠里醒来,也许是换了个陌生的环境,我在她家的沙发上怎么都睡不着。暖气太足烤得我有点口干舌燥,起身来轻轻地走去厨房,打开水龙头用手捧着接水喝。

“你干嘛。”

“啊——”我被吓得大叫出来,回头看到艾比,“你走路都没声音的吗!”

艾比不接话,走到我背后,稍稍踮起脚,手越过我头顶从橱柜上方拿了个杯子。她垫脚的时候身上的短袖往上跑了一点,我瞥见她的腰和小腹……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,不愧是当警察的人,身材真好。

她把杯子递给我,“用杯子喝水。”

“谢谢。”我又接了一杯水,咕嘟咕嘟地喝着。冬天的夜里很安静,只有我一个人的喝水声。

“睡不着吗?”

“有点……沙发上睡得有点冷。”我定定地看着她的嘴唇,举起水杯继续喝。

“那你跟我一起睡床。”依旧是这样的陈述句语气,连意思意思的询问都没有。

我躺了下来。她的被子有种消毒水的干净味道,更加让我坚定这个人就是处女座。虽说躺在了一张床上,但是我们盖着两个不同的被子,她背对着我睡,我们中间有一定的距离。

“所以你不需要冬眠吗?”我打破沉默。

“总得有人维持秩序吧,所有人都睡了,那要是有人穿着背心在街上自杀式乱跑怎么办。”她的声音很清醒,看来她也还毫无睡意。

“……可以像平常一样让AI警察巡逻啊。”

“有部分区域是AI警察负责,不过极端天气下不能完全指望它们。”

“那你一直都没有冬眠吗?”

“对。”

“看着整个世界都睡着了,会觉得特别寂寞吗?”

“睡吧。”艾比没有回答我。

“……好。”

 

 

6.

“你干嘛咽口水。”

艾比的声音划破黑夜。

她转过来看着我,窗外路灯漏进来的光亮让我看到她朦胧的样子。

“睡不着吗?”我问她。

“嗯。”

我伸出手,触摸到她的脸,借着灯光我找到她的唇,犹豫了一下,吻了上去。

她立刻回应我的吻。

窗外的风雪愈来愈烈,但是我什么都看不到,也听不见了……

 

-未完待续-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