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高潮手表(七十三)

(七十三)敲鸡蛋

 

小欧洗完手回来的时候,发现我背对着她,在偷偷地擦眼泪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事。”我躲开她的目光。

“来。”

她拥我入怀,用手轻轻地抚摸我的后背,像从前无数次做的那样温柔地安慰我。那晚她抱着我睡着了。

 

闹钟响了几次我们才醒,小欧坐起来把闹钟按掉,睡眼惺忪地揉手臂,昨晚一直抱着我睡,估计被压麻了。

“我帮你揉揉?”我也坐起来,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她。

“不用了,今天起晚了,你快起床收拾自己吧。”

“没事,我可以晚点去公司。”

我从后面抱着她,吻着她的背。昨晚一夜的温情让我更加大胆地接近她,恍惚间我们又回到了之前热恋的日子。

出乎我意料的是,在我碰到她的时候,她迅速地站了起来,显得十分刻意且不自然,就像昨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,我们关系依旧没有改变,还是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。

我呆呆地坐在床上,看着她走去洗手间的背影。怎么回事?穿上衣服就翻脸了吗?我还以为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,我们马上就能和好如初呢。我轻声叹了口气。

 

我们进入了另外一种尴尬的状态。

夜里我们缠绵欢爱一如热恋的情侣,醒来之后小欧和我保持距离从不越界。女朋友、前女友、室友、炮友,这些身份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对号入座哪个。我愈发眷恋她在床上的温柔,只有她紧紧抱着我在我身上以同样的频率喘息的时候,我才能心安理得地欺骗我自己:她还是爱着我的。

她像一颗鸡蛋,内心柔软,只是我无法敲开她的蛋壳。

我甚至会有一些荒谬的想法,例如希望自己生一场大病,或者遇到一场车祸之类的,这样在我弥留之际,小欧或许会在我的病床旁边哭着说她其实一直爱着我。

 

“我好喜欢你啊。”每天我都会跟小欧说十万遍这句话。她刚起床揉着眼睛的时候,我看着她说;她叼着牙刷蹲下来拿猫碗的时候,我站在她身后说;她对着镜子整理自己衬衫衣领的时候,我对着镜子里的她说;她洗完澡低下头来吹头发的时候,我坐在床上跟她说;她坐在书桌上不自觉地托着下巴看资料的时候,我望着她说;她进入我猛烈地操我的时候,我一边喘息一边对她说。

只不过每一次我的表白都像烟云一样,消散在空气里无人在意。

 

一天我喂猫猫的时候,拿着Kindle的小欧走到厨房门口监工。

“你最近不怎么戴手表了。”小欧看着我的手腕说。

我低头看了一眼,的确,我自己都没留意到我最近戴手表的频率越来越低。

“对了,那个,我删掉了。”我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。

“嗯?……噢。”

Pleasure我已经删掉了,在知道真相不久后就删掉了,删之前我截图了之前跟小欧的分数,就算是一种留念吧。我知道删了之后就再也用不了这个app,但那又怎样呢,被分数支配的高潮,也没什么意思,我们真正在乎的东西,往往是人工智能无法解析的。跳出这个桎梏之后,我自己也觉得轻松了许多。

我一开始以为小欧是因为Pleasure的事情所以才无法原谅我的,后来我才慢慢想明白,她更在意的应该是我对她的不信任,对我们关系的不自信。

幸好想通这一切还不算太晚,我还有机会去弥补。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