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至正文

高潮手表(六十二)

(六十二)梦境延续

出差那几天很忙,每天都累得倒头就睡,幸好后来没有再做类似的梦。

回来的时候小欧来在机场接我,一看到我就微笑着向我走来,张开双臂迎接我的熊抱。

家里的两只小东西平时对我不闻不问,出门几天回来,没想到一开门他们就主动凑上来嗅我,把我的行李箱和我的鞋子都认认真真嗅了个遍,就像在责怪我这几天去了哪里是不是外面有狗了。我蹲下来正要摸摸他们的小脑袋,没想到猫一下子就跑远了。

 

洗完澡后躺在床上,小欧抱着我在我耳边小声地说,“好想你啊,”嘴唇摩挲着我耳边的头发酥酥麻麻地,“你不在家,我睡觉都睡不踏实。”

“真的吗,”我想起之前在酒店时做的梦,故意笑着说,“我不在家,你有没有找别人陪睡?”

小欧把头贴着我的后背蹭蹭说:“我只想要你。”

“那……”我转身,热烈地吻她,用潮湿的语气对她说:“今晚要不要……”

我的手已经摸上了她的胸,好软,好舒服……久别重逢,我渴望她的身体,毕竟在我们上次聊完Pleasure之后,就一直没有做过爱,今晚气氛正好,我想她怎么也不会拒绝我的,我期待着亲密的互动,期待着跟她做爱的快乐。

小欧把我的手从她身上拿下来,放到腰上,用手指摸着我的手背,喃喃说:“好困,我们睡吧。”

我不服输,手再一次不安分地摸着小欧的敏感地带,这一次我抱着她吻着她的脖子和耳朵,极尽妩媚地在她耳边说:“我好想你啊……”

小欧翻了个身,把我的手甩了下来,带着困意迷迷糊糊地说:“我好困,睡吧我们。”

我呆呆地看着她,想着她会不会突然转身跟我说刚刚只是闹着玩的,然后我们激烈地做爱,就像往日一样。

但是她没有。

也许是她太累了,也许是和我做爱变得索然无味,也许是之前的隔阂还没有完全消失……她均匀地呼吸,我望着她熟睡的脸,终于抵不住奔波的困倦,也闭上了眼睛。

 

我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——又是这样的场景。

拐角处好多人围在一起,我也好奇走过去看看,原来那是一个类似剧院的地方,有很多人在排队买票进场。

我在剧院的观众席上坐了下来。幕布升起,小欧出现在舞台中央,近光灯照亮她身上的黑色燕尾服。我拼命鼓掌,像个狂热的粉丝。小欧像魔术师一样凭空变出一个巨大的木箱。从木箱里走出一个性感的兔女郎,女郎向观众席鞠躬,我继续鼓掌,为小欧叫好。接着女郎转身走向小欧,开始和她热吻,我明明坐得离舞台那么远,却能清楚地看到小欧的手放在了兔女郎的胸上,她们闭着眼睛,旁若无人地开始做爱。我站起来,想冲上舞台去,却发现观众席上坐满了人,拥挤得走不动,仔细一看,观众席上的每个人都是我,我看到无数个自己,一边笑着一边鼓掌。台上的兔女郎,靠着木箱脖子后仰,表情因极致的欢乐而扭曲。我张嘴想大喊,却发不出一个声音……

 

翌日清晨,小欧起床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起来在洗漱了。

“早安,”她从后面抱住正在刷牙的我,“怎么醒那么早。”

“唔……睡得不太好。”我看了看镜子里自己的疲惫的倦容。

 
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