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潮手表(三十九)

(三十九)舌头的进攻

 

我进了浴室,把衣服毛巾挂好,想了想,并没有把门反锁。

热水让我神经放松下来,我的脑海像放PPT一样回放跟小欧在一起的画面,她的嬉皮笑脸,她的认真表白,她的温柔情话……原来我们一起不知不觉经历了这么多事情。她是不是还在等我呢,等我能接受她的喜欢?那我呢,这样懦弱的我,不负责也不拒绝的我,是不是一直都在伤害她?我一个人胡思乱想着,洗澡自然也洗了不长时间。

等我轻轻地走进卧室的时候,发现小欧已经趴着睡着了。

她的胸下压着枕头,旁边放着本书,估计是等我洗澡的时候,看着看着书睡着了。怎么会有人趴着也能睡着,真是太搞笑了。

我上床去想把她翻个身,结果她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,似梦似醒地看着我几秒,嘴里轻轻地说,“林也”。她的声音那么轻柔,似乎叫的是她的珍奇至宝,连唤名都要小心翼翼。

我没有应她。她躺好后,往我这边靠了靠,头蹭蹭我的肩膀。我把灯关了,抱着她,听到黑夜中她的呼吸平缓而均匀。我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 

 

“嗞——”手机在震动,小欧看了一眼,抬头把闹钟按掉了。

我困得眼睛睁不开,这就天亮了吗,我感觉像是没有睡过一样。我翻过身去想赖一会床,有只不安分的手从睡衣下伸了进来想扰我清梦,我抓住这只手丢了出去,没想到她又伸了进来,这一次直奔目的地一下子抓住我的胸开始揉我的乳头。

“我还要睡……”我发出了抗议。

“昨晚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睡着了,那就现在补上。”

小欧的声音传入耳朵里,我还是睁不开眼睛,虽然很想惩治这个恼人的家伙但是实在有心无力。

小欧见状更加得寸进尺,直接撑在我身上,把我的睡衣撩上去亲我的乳头,她用舌头在上面打转舔舐,酥酥麻麻的感觉逐渐替代了睡意,我睁开眼睛终于清醒了。

“你干嘛。”我推开她的头。

她嘴没空回答我,一路往下,把我的睡裤连着内裤一起脱掉,用舌头找到目标,含住敏感的阴蒂,手代替舌头刺激我的胸。

“你,你干嘛……”我明知故问,话刚出口却是不自觉地化成一声柔柔的喘息。

回答我的是她手上逐渐加大的力道,看来这个人睡了一夜是养精蓄锐充满电了。

我弓起身子,感觉到下面的小嘴也已经迫不及待地一张一合,勾引着她进去。她的舌头在我的小口附近划着圈圈,忽然下面传来一阵撕裂感,阴道口有种强行被撑开的感觉,我咬着下嘴唇,因为这陌生的不适感而下意识地后缩,但是她的双手压制住我的大腿,让我无法逃脱。

被打开的小口吞进去的不是她的手指,而是她的舌头:足够柔软,哪怕撑开小口进去也不会有强烈的痛感;足够湿润,弱化被撑开的不适感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莫名涌起一阵羞耻感,尤其是现在她钳制着我的身体,这种被控制、被支配的感觉混杂着快感,占据我的大脑。

“啊……”我的喘息声越来越放肆,屁股甚至随着她的动作而摇摆起来,快一点,再快一点……

舌头退出来的时候,我还来不及感受到空虚就立马被她重新填满。舌头舔着我的阴蒂,手指在里面不停地操我,另一只手粗暴地揉着我的乳头,多重刺激下我很快就被吸入高潮的黑洞里。

“不要了,我不要了……”我的声音已经带着哭腔,她却还是不肯放过我,一遍一遍地把我的身体调拨到极致的快乐状态……

 

我枕着她的手臂,在小欧怀里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她揉揉我的头发,在我耳边说:“睡醒了吗?”

我不回答,捏了捏她的胸。

“古人说,一日之计在于晨,果然没错呀。”小欧美滋滋地说。

“是吗,那我现在也要做晨起运动了。”我的手覆上她的胸,准备好好地欺负欺负她。

“我要起床去医院了,”她无视我的手,一边说着一边坐了起来,走去衣柜换衣服,“哎,可惜了,美人温柔乡,我现在无福消受。”

“哼。”

“待会我送你去上班,要换衣服的话,你从衣柜里随便拿。”

“又是这样,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把你衣柜里的衣服全穿走了。”我威胁她说。

“那我期待着。”小欧眼里尽是笑意。

“好了好了,搞快点,有时间贫嘴我们都能出门了。”我毫不客气地反击她。

 

我站在小欧的衣柜前,饶有兴趣地翻着她的衣服。

衣柜那么大,打开却是清一色的黑白灰,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走性冷淡风。

仔细翻翻,衬衫,长裤,长裙,短裙,一应俱全,我想象着小欧穿这些的样子,应该挺好看的吧……我像是不小心踏入她世界的偷窥狂,完全忘了自己打开她衣柜的初衷。

“欸。”小欧把我吓了一大跳。

“干嘛。”我心虚地回头,假装淡定。

“穿这个怎么样。”小欧的手越过我,拿了一件长裙出来。

灰色撞白色的套装长裙,设计简单素雅,背后饰有几处菱形暗纹。摸上去料子极其柔软,想必很舒服。

“不错,这个裙子很适合跟老板汇报。”我笑着接过来。

小欧已经换好衣服了,今天穿得很简单,白色长裤配黑色衬衫。她向我一点一点地凑近,双唇微启,气息被欲望打乱。“走开。”我抓着裙子抱在胸前,扭过头去,刚好看到衣柜镜子里的我和她,她的眼睛还定定地看着我,深情而炽热。

“走开走开,我要迟到了。”我赶紧钻出去,跟她保持安全距离,免得她突然兽性大发又对我行为不轨。

“真神奇,我怎么就对你一直要不完呢。”小欧的眼神还紧紧地锁着我。

我忽然发现,不知不觉中,我们的对话也渐渐越界了,她不再掩饰她对我的喜欢和渴望,我也不再抗拒她的表白和索求。这一切是什么时候悄然改变的呢?虽然没有明确挑明关系,但是这情形怎么说都有种昭然若揭的意思。

我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,忽然电话铃响了起来。一看,是瓜瓜。我下意识就按掉了她的电话。

 

 

by Sylvia